WallnutK

讴歌音乐与猫

【荒天】酒与情爱·五

本章有令人不适的描写

本章交代狗子身世,可以不看,反正比较惨就是了

ooc很多 请注意这些都是私设

下一章差不多该完结了。。。




大天狗是孤儿,幼时被一对富人夫妇收养。不论是义夫还是义母都待他好。他们带他四处旅行,给他穿好看的衣服,为他请最好的家庭教师,让他做他想做的。那时的大天狗以为自己是最幸福的小孩,并且会一直幸福下去。但几年之后,义夫身染恶疾,与世长辞,义母悲痛难耐,变得神经敏感。若是大天狗犯了错误,哪怕只是失手摔碎了一个碗,她也会殴打他。

 

她笑着。嘴角不受控制般地上扬。手里的“用具”时常变换。或是小刀,或是皮鞭,大部分时候是随手抓过来的硬物。“我这是为你好啊,”她的声音很温柔,“我爱你啊。”随后手臂挥下,由大天狗微弱的抽泣声作为背景音,她不断重复着那一句话。

 

“我爱你啊!我爱你啊!”

 

随着大天狗的成长,他明白,义母是把失去义夫的痛苦与愤怒发泄在他身上。伤口最终会痊愈,但是内心的阴影不会消失。时间并没有柔化记忆,而是将各种丑恶聚集在一起,随后升华,变成扭曲的想象。在他的记忆里,那个女人犹如梅菲斯特,因实施暴行而快乐。对于这样的“母亲”,他不愿原谅,甚至不愿想起。

 

所以,当义母因她的“新欢”对她有孩子表示不满而说出“他不是我儿子”的时候,大天狗便主动离开了这个家。这反而倒是一种解脱。他拿走了足够他上完大学的钱,来到了新的城市,勤工俭学,试图甩掉过去。他似乎变成了水中游鱼,一刻不停地前进,看上去自由自在,惹人羡慕。但他无法接受他人的爱,也不会去爱别人。谁知道那种愚蠢的感情什么时候会变质,被恶魔所窃取利用呢?

 

于是现在,大天狗坐在女人的对面。冬日的咖啡厅空调开得很足,但大天狗仍然如坠冰窟。他不想抬头——他不敢——他不知如何面对这个记忆中的恶魔。“你最近,”她开口了,“过得怎么样?”他盯着桌面,数着木头的纹路。“回家吧。我想你了。”明明是被你抛弃的。“那个男人走了。家里很空。”不要。“回来吧。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

 

大天狗仿佛被扼住了脖颈,说不出话,喘不上气,大脑里的尖叫在喉间被压抑成了“咝咝”的声音。双手掐住大腿,指甲透过布料将肌肉扎出一道道红痕。似乎有冷汗顺着他的后脑流下——抑或是血液。

 

一只手忽然搂过他的腰,将他拉出黑暗,到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不论您是谁,和大天狗有什么关系,请您离开他。再也不要出现在他面前。他是我的。”

 

啊。是荒川啊。大天狗感到脸颊上的温度。荒川的胸膛这么热么?之前没有注意到啊。他用无力的双手环住荒川的后背,随后紧紧抓住他的衣服。他听见自己在呜咽,但已经顾不得擦眼泪。他不知道荒川和她说了什么,但他知道,他得救了。

 

荒川打了车带大天狗回家。荒川不停震动的手机被关机扔到一边。大约过了一个世纪,大天狗终于找回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擦干了眼泪,跟荒川讲了他过去的事情。

 

 

评论(2)
热度(26)

© Wallnut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