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lnutK

讴歌音乐与猫

【荒天】夏祭

还是现代AU
ooc有
不喜请右上角。。。
感觉我总是不能把我想到的场景完美描述下来



“荒川!你今天必须给我出门!”夏日,周末,中午。此时的荒川之主正仰躺在沙发上享受着空调的带来的凉爽。平日里的精明强干风流倜傥都不见踪影,社会精英荒川先生变回了咸鱼。小媳妇大天狗看不惯荒川这样懒散,午饭炒到一半就举着锅铲跑出来训荒川。

“出门作甚,不如咸鱼。有意见把我煮了吃啊。”荒川一动不动。

“吃就吃!”说着大天狗就过来咬上了荒川的脸颊,“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咸的!”

明明是个大好的占便宜的机会,荒川却推开了大天狗。“锅要糊了。”

“总之,你陪我出去就是了。”

荒川给大天狗夹菜的手一顿。“哦?陪你?算是约会的邀请么?”

“才不是!”大天狗愤愤地低下头吃掉荒川夹的菜。他夹得太多了。“就是想看看人类的祭典。”

“夏日祭么?不错。就陪你去吧。”

在花费一下午购买浴衣之后,终于到了祭典的时刻。太阳才刚西沉,街上便已经有不少游人。二人漫无目的地走着,大天狗东张西望,每个店铺都要去瞧瞧。忽然手上传来微凉的触感。荒川牵住了他的手。“别走丢了。”

“放开!我又不是小孩子。”

“对。你是我老婆。”荒川的五指扣住了大天狗的。

“那么多人看着呢!”大天狗使劲甩了甩手。

“就不放。你要是害羞就买个面具戴上。”

于是就变成这种状况。荒川之主左手拎着装有一盒炒面(大天狗说他查了资料,这种食物是夏日祭的必需品)和两盒章鱼烧(荒川已经吃了一盒,他很喜欢)的塑料袋,右手牵着大天狗。大天狗左手被荒川牵着,右手举着刚买的苹果糖。脸上的面具正正地戴在脸上。

“你对面具的审美还是一贯地糟糕啊,”荒川几乎不忍心转头看大天狗的脸,“真是丑到我了。”

“就丑你!你们这些凡人根本不懂面具。”大天狗骄傲地仰起头,脸上的被荒川誉为“整个店里最丑的面具”似乎也在耀武扬威。

“真是的,”荒川避开人群,把大天狗牵到路边。大天狗面具后的双眼被街灯照得泛光。荒川把他的面具转到对着人群的一面,轻轻吻上大天狗的唇瓣。大天狗闪着光的双眼瞬间睁大,白皙的脸颊变得和他手中的苹果糖一样红。

“你…你…!”大天狗惊得说不出话,甩开了荒川的手,匆匆扶正面具,跑到前面去了。

追上了大天狗的荒川发现他们来到了一座小山上。这座小丘甚至没有他们住的公寓楼高,但是鲜有人来。大天狗跑到山顶的凉亭坐了下来,拿开了面具,小口吃起苹果糖。

“终于舍得摘掉你那丑面具啦。”荒川坐在大天狗的左边,把袋子也放在长椅上。

“这儿没有别人了。”大天狗的嘴上沾着一小块糖,他伸出舌头把糖舔掉。

荒川发现大天狗的舌头已经被加了红色色素的糖染得殷红。

他牵过大天狗的右手,就着大天狗刚刚咬下的地方咬了一口。好甜。

“喂!我的苹果糖。”大天狗转头瞪了他一眼,但还是接着刚才的地方继续吃。

山下灯火通明。远处有音乐声与击鼓声传来,大概是人们在跳祭祀的舞蹈。风裹挟着欢笑声传到山顶。

“据说待会儿有烟火。”荒川嚼着章鱼烧,打算只给大天狗留一盒。

“嗯。”大天狗吃完了苹果糖,越过荒川去够袋子里的炒面。

“这个位置应该正好能看到,”荒川伸手帮大天狗拿出炒面和筷子,“要看么?”

“看呗,反正正好能看到。”大天狗说着有点心虚。他是查过资料的。

“那就看。”荒川凑过去吃大天狗夹给他的一筷子炒面,虽然他知道大天狗肯定会狡辩说那是他准备自己吃的。

“抢完我苹果糖又来抢我的炒面。不行,我也要抢你的章鱼烧。”大天狗张口吃下了荒川手里牙签插着的章鱼烧,他也知道这不是荒川留给他的那一盒里的,但荒川并不准备自己吃。

山下的祭典离他们很远,但又好像很近。“话说今天什么都没玩呢。”大天狗吃完了最后一口炒面,接过了荒川递给他的那盒章鱼烧。

“还不是你乱跑。”荒川看着大天狗。

“还不是你做出那种事!”大天狗嘴里还塞着一个章鱼烧,脸颊鼓鼓囊囊的。

沉默。大天狗咽下了章鱼烧。荒川凑近他,舔了舔他的嘴角。

“沾上酱了。”这种距离下说出这种理由似乎不够有力。于是荒川干脆吻住了大天狗的唇,舌深入他的口腔,与大天狗的纠缠。

烟花升空,在他们身前炸开。各种颜色的光照在拥吻的二人身上。

荒川终于与大天狗分开。“刚吃完东西,味道不太好。”是在说自己。

“都一样。”大天狗扭过头,不去看荒川。荒川知道大天狗的脸颊的红色绝对不是被烟花的光照的。

“据说在烟火之下接吻的恋人会永远在一起。”荒川冷不防来一句。

“什么啊不应该是在摩天轮的顶端么?话说这种东西你也信?”

“那下次去摩天轮吧。”

“重点不对吧!”

慢悠悠走下山,穿过祭典的人群。大天狗手里拿着面具,左手和荒川十指相扣。没办法,谁让荒川刚才对他说,只要为了和他永远在一起,要他做什么事情都可以,呢。

评论(4)
热度(34)

© Wallnut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