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lnutK

讴歌音乐与猫

【原创bg向】澪

很无聊的题目,很辣鸡的文笔,注意避雷
不想干正事的产物
不要太追究故事的真实性,毕竟是编的

PC端居然登不上去。。。

以下正文
————————————


在她身上,我闻不到“生”的气味。

下垂的眼角,眼底的黑眼圈,抑或是无力地上扬着的嘴角,还有发紫的薄唇,她的一切都这么脆弱,这么轻盈,散发着“死”的气息。
“没办法,我生病了嘛。”我用那样的目光看着她的时候,她总是会这么说。不过我知道,在她生那场大病之前,在我遇到她之前,她就已经是这样了。
大概,她的心已经死了。

我是她的主治医师。她多年前动的手术便是我主刀。她在那时或是受了神明的庇佑,竟然奇迹般保住了性命,但身体却依旧憔悴,几年来一直住院进行恢复治疗。她说她有足够的钱让她一直住院。我知道她的钱并不让她快乐。

她从来不是个快乐的人。病房中无人的时候,她总是望向窗外,或是看花散,或是看叶落,或是什么都没有看。我曾经问过她生病之前的事情。她说那时她很好。一个人生活在大房子里,穿着华丽的衣裙。她没有提到她的家人,也没有提到过朋友。我问到时,她只说她很好,没关系的。
她却不看向我。

“澪。”我叫了她的名字。她转过头。现在是我的午休时间。她之前在看玻璃上的雨滴。她是那么专注,竟没注意到我走进来。“走吧。”我向她伸出手。除了康复练习,每天她都要求出去散步,并拒绝使用轮椅。一开始是护士陪着她拄拐杖出去,但她的臂力不能支持她从病房走到花园。之后,陪同散步的人变成了我,时间也换成了午休的一个小时。每天的流程都差不多。我陪她拄拐走到病房门口,大概花费十分钟。若是让我自己走,不用两分钟便能走到。之后或是我搀扶她行走,若是她累了,则由我抱着她。对一个成年男性来讲,抱着她给我带来的负担不值一提。她太轻了,像一片羽毛,又像是一滴水珠,若是失手使之滑落,便会摔个粉碎。“谢谢你,医生。”我抱起她的时候,她总会这么说。她希望我叫她的名字,却从不叫我的名字。今天下雨,我便用一只手抱起她,另一只手打伞。伞是黑色的,和她之前的发色很像。纯黑。像是夜晚,却又没有星星。

“澪。”她转过头来。雨伞挡住我们头上的雨滴。我吻上她的脸颊。她的嘴角依旧挂着无力的微笑。

她只接受爱,从不给予爱。

她的心大概已经死了。



————————————
可能写完了,也可能没有

评论
热度(1)

© Wallnut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