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lnutK

讴歌音乐与猫

【刀剑乱舞】贺文: 本丸酒宴

今天打6-4到了boss念叨了一句号叔你要是来我就开酒宴庆祝结果。。。号叔来了。。。

没有文笔的我。。。大家懂得。。。




————————————————

“呐,日本号先生,”在从池田屋回本丸的路上,笑面青江对刚刚遇到(并捡回来)的日本号小声说,“主上大人说了,如果您能来到本丸,她就会开酒宴庆祝哦~”

“什么什么?酒宴?”一听到酒次郎就凑了过来,“太好了!可以敞开喝了~”

“喔!不错不错,”日本号说着晃了晃酒壶,“正好酒快不够了。走吧,向酒会进发!”

傍晚的本丸,夕阳西下,橙色的光芒洒在巨大的樱花树上,橙色的花瓣雨中,这座本丸的主人正在。。。

睡觉。

可以的。这才下午六点。队长,和泉守兼定想。

“主上!我们回来啦~”加州清光冲出队伍,首先跑到审神者面前。

“啊啊?哦,已经回来啦...”审神者半梦不醒,迷迷糊糊的睁不开眼睛。

“真是的,再更高兴一点嘛...我们回来了哟~这回还带来了新人呢~”

“诶...”审神者看向队伍,结果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长得像鸡毛掸子的枪套。立刻站了起来,审神者拍着衣服上的土,走上前去仔细的看了看这个高大的新人——果真是日本号!

“好嘞!干得漂亮!今天晚上开酒宴!快去准备吧~”新人的到来让审神者有了干劲,几乎能肝穿六图。

今晚的本丸灯火通明。审神者用灵力让灯笼悬浮在空中,点亮了每一寸庭院。次郎搬来了私藏的佳酿,酒会便正式开始。樱花飞舞,落入酒盏,与盏中灯影相呼应,似乎是月下湖中一叶舟。短刀们或是跑闹,或是爬树,无不欢笑。拥有孩子身形的付丧神手中的酒杯被审神者换成了果汁或牛奶,倒是让一部分孩子有点沮丧(尤其是拿到牛奶的)。次郎自觉坐到日本号旁边,说是酒桌逢对手,要好好决一胜负。太郎看弟弟兴致盎然,便只是嘱咐了句少喝点。平日为了完成本丸的大量工作而滴酒不沾的长谷部被审神者一把扔到日本号和次郎中间,还说“这是主命”。爱染和萤丸拉着不想动的明石找审神者要来了一罐牛奶给明石喝,因为只有明石喝酒就太不公平了。大俱利伽罗被烛台切和鹤丸一左一右的劝酒,不一会儿便倒在桌子上睡着了。鹤丸偷偷拿出了歌仙的毛笔,在俱利酱脸上涂涂画画。烛台切看着远处被“围攻”的长谷部,不禁笑出声来。左文字家统一喝橙汁,原因是小夜很喜欢。未成年的审神者选择在树下拿着苹果汁围观。

终于,当长谷部发完酒疯睡着,短刀被自家哥哥哄回房间,明石被萤丸和爱染拖走,老人家开始打哈欠,次郎和日本号不分胜负的时候,酒会就算是结束了。石切丸和太郎太刀帮忙把醉倒在地的刀剑搬回房间,次郎主动认了输并表示要和日本号来日再战。漂浮着的灯笼带领刀剑们回到自己房间之后就消失不见了,本丸又变得一片漆黑。倒也不是漆黑——夜空中星光点点,好像能看得见银河。审神者抬起头来看星星,还没认出一个星座就被石切丸抱回房间,说是太晚了,而且外面凉。

“那么今天就这样了,”审神者看着窗外星空,“愿大家好梦。”








——————————

第二天早上,大俱利伽罗被围观了一路,直到他照了镜子才发现自己脸上有奇奇怪怪的画。虽然知道是谁干的,可是那个“惊吓鹤”却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审神者觉得俱利酱的脸好像更黑了。

“顺带一提,长谷部君,”烛台切拿着菜路过长谷部的房间的时候说,“我没想到你唱歌那么好听呢。”只留长谷部一人凌乱三秒,之后开始回忆自己昨天究竟干了些什么...

内番时间,日本号和次郎准备再次拼酒,被审神者抓包并且没收酒壶。“这就是内番+0的原因么...”审神者抱着两个大酒壶嘟囔,完全没注意到背后的二人又拿出了两个小酒壶...











——————————————
顺带一提明石也是最近来的。
酒会的时候厚出去修行了所以不在。
晚上收到了他的来信,婶婶让长谷部声情并茂的朗读。
长谷部读完了之后所有人都鼓掌了,一期哥泪目了。

以后三枪加园长就可以凑一桌麻将了。。。【并不】

评论
热度(3)

© WallnutK | Powered by LOFTER